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我狼生无悔

我最好的朋友还是趟了同人这方浑水

秉烛偷衣:

喜羊羊最后一次见到灰太狼,是狼堡旁的树林里。
“喂,臭羊,今天把你抓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很重要哒,你听好!”灰太狼拍了拍被捆住的喜羊羊的脸,将其喊醒。
“灰,灰太狼?”喜羊羊睁开眼就看到又一次被捆住,相当无语,“又玩儿什么花样?”
“狼堡要消失了,我要走了。”灰太狼在他旁边盘腿而坐,眼睛看向远方,一丝惆怅。
“喂,不会是又耍的花样吧?开什么玩笑?”
灰太狼不说话,解开了喜羊羊。
“搞什么啊,把我捆过来就这么放了?哎你不会是被红太狼打傻了吧?”
“你觉得我吃的了你么?”灰太狼抬眼看他。
“当然不可能了,等他们来了看谁跑不了。”
“这不得了,放了你,省得我被群攻。”灰太狼解开了喜羊羊,转身欲走。
“就这么走了?灰太狼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回来!”喜羊羊一把抓住灰太狼,想问清楚。
“我说了,狼堡没了,我要走了……所以,来给你道个别。”
“真的……?”
“高兴么,没有狼再抓你们了,以后羊村都会太平……”
“不高兴!没了你简直少了乐趣,只有你好欺负,你就这么走了我们拿什么出气?拿什么当游戏?你拿我当什么?我喜羊羊就这么再一次被人抛弃?!”
灰太狼再次沉默。
“你知道我父母为了工作从小就没在我身边,你知道我在羊村过的并没有那么潇洒,我一直的依托全在你这里,你说你要走了?”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尽管喜羊羊一直在忍耐。
“喜羊羊,”灰太狼心嘭的炸开,整个头都在嗡嗡作响,他从没想过说走这么难,“红太狼知道我们的事了。”
沉默。
是啊,怎么忘了,他,是有家室的人啊。
“那你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不,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有女人…
“我不能不管她们娘俩,只好……”
喜羊羊的泪腺已经不受控制了。脑子空荡荡的只有灰太狼的话一直再回响,他听不下任何东西,因为他被打败了,被打败的彻底。
此生唯一做的一件错事,此生唯一尝的恶果。
“那……你走吧。”他说的很轻,希望灰太狼没听见,留下来陪他,但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允许这么苟且了。
他松开了灰太狼。
他走了,他知道。喜羊羊站在原地,直到黄昏时,几只乌鸦飞过,一串叫声将他从悲痛中唤回。
狼堡早已人去楼空。他却想再故地重游一番。

药鱼ooc(炼金王蜃楼王设定)

秉烛偷衣:

大陆上最优秀的炼金王扁鹊要研发新的药来回复自己以前的僵尸皮肤(王者原皮),但差了一味名贵的药,千金蝶。
只需要蝴蝶翅膀的蝶粉就能够变回从前,现在金金的,太显眼了!
但是很不巧的是,这个蝴蝶,只有沙漠的蜃楼王有,本来老熟人,没什么的。但是又很不巧,前一阵他俩稀里糊涂被人拉郎配,传的两个人很尴尬,现在不太好见面。
无奈现在的孩子不知道谁给的勇气,总觉得自己炼金天下无双,天天找他挑战,实在烦的慌,又急于变回原来的样子,只好硬着头皮前往了沙漠。
“王,炼金王要来了。”侍卫甲一路带风的跑进王宫内,悄悄的对庄周说。
庄周大喜,“好,这些日子果然没白跟踪他!你也辛苦了!”
侍卫甲不敢邀功,连说不辛苦。
“对了,我差点忘了,上次散播谣言也有你一份,十分成功,必须重赏!”庄周叫身旁侍女拿来一块5级铭文,“来,老甲。”
侍卫甲接过铭文,十分感动,要知道一块5级铭文在全大陆是很多,但全握在权贵手里,普通人最厉害也少有一块,蜃楼王出手如此阔绰,是相当看得起他。
“那王,接下来手下该怎么做?”
“不必了,鱼,已经上钩了。”蜃楼王嘴角萦起了笑意。
——两日后。
“大王,炼金王求见!”
“进。”大堂之上,蜃楼王单手拄头,玩味的笑起来。
“庄周,我来是拜托你求一只蝴蝶。”扁鹊上来就开口求助。
“什么蝴蝶呀?”庄周的嘴角弧度越来越大。
“是,是你的千金蝶,不知道能不能借我一只,他日我必有重谢。”
“你要他干嘛?这东西可不好弄呀~”
“实不相瞒,我是为了变回原来的样子。只差你一只蝶,可否……”
“好,但你知道我的蝶怎么给你么?”
“不是在温室养的么?”扁鹊有些疑惑。
“当然不是,要是这么容易,我给你十个一百个都没问题。”
“那……”
“告诉你吧,只有我最高兴的时候,蝴蝶才会出来。”庄周扁着嘴,很难为情的样子。
“你,你现在不高兴么?”扁鹊觉得若是世界上谁看着最高兴,那一定是庄周,他的笑脸从未消失过。
“是很高兴,但不是最高兴啊。”庄周心生一计,“不如你陪我待几天,本来好好的,非要被流言蜚语搞得你我这么生疏,没准我心情一好,蝴蝶就出来了。”
扁鹊对于之前的疏离一直心生愧疚,也就答应了下来。
“好,那今天晚上不如在我这喝酒,正好有酒仙前几日留下的佳酿,咱们一醉方休如何?”
扁鹊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傍晚。花雨亭内(瞎掰的)。
扁鹊和庄周面对面拼酒。这酒仙倒是给面子,留了5坛酒。庄周调笑,“喂,你这常年不饮酒,酒量行不行啊?”
扁鹊冷笑,“我喝的药酒可比你喝的酒要多。”
“我不信,那不如比一比,这一共五坛,你说你比我能喝,那就你三坛我两坛成不成?”庄周指着五坛酒问他。
扁鹊看了看酒自信一笑,愚不可及,这点酒他扁鹊会喝不过庄周?“没问题。”
殊不知赢家心里已经乐开了花,酒早就做过手脚了,他的三坛是酒仙特制的浓缩版,相当于九坛的浓度,而他这边的两坛,兑过水了。
胜负显而易见。
“喂,扁鹊?”庄周晃了晃扁鹊,得到了朦胧的回应,“嗯?”
“还知道自己在哪么?”
“恩……你家?”
看来还是不够醉,不过这样也够了。
“那你还知道我是谁么?”
“……跟我拉郎配的那个……”扁鹊明显情绪低落了下来。
“怎么不高兴啊?”
“……一朝兄弟……成,成情人……”
“你很在意么?”庄周十分好奇。
“……相当……在意”
“为什么啊?”
“我……我们不太可能……”
“怎么不可能?”
“……我,我怎么就喜欢男人了。”
庄周大为震惊,没想到不是一个人脑袋一热,他看着扁鹊,眼睛亮晶晶的,心跳“砰砰”的直线上升,身体周边渐渐散发出金色的光,有几只若隐若现的蝶影。
扁鹊半醉间见此奇景,正是自己想要的蝴蝶,伸手便要抓,不料半道被人抓住手臂,“喂,想要更多的蝴蝶么?”耳边是庄周轻佻的声音。
一只蝴蝶打在扁鹊身上,他的肤色由正常的白色变为紫色,头发变为黑白挑染,见此情况扁鹊不由大喜。下一秒却被人扑倒在地,“你高兴够了,我还没高兴够呢~”庄周看着扁鹊带有醉意的眼神,吻下了他的唇。一刹那,两人被蝴蝶包裹的不见人形……
翌日。
“大王!不好啦!门外有一群孩子闹事啊!”
“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
“蜃楼王出来,欠我们的奖品什么时候拿来?”一群孩子已经闯了进来。
庄周这才想起这是哪一年的债,这些孩子全是他雇过来去挑战扁鹊的,他一想到昨晚强上弓就不由得心虚,赶紧吩咐下人给东西了事,却不想一回头,扁鹊已经大概可能,目睹了全程。
“哼,庄周好计策。”手臂青筋暴起。
“扁鹊你听我解释!!!!!”
完。

哎呀这个 我应该是很幽默的吧!

血清素:

好奇(「・ω・)「

団子店:

想知道!!!有人理我就好啦

Redland红土:

一个互动的好机会!!随便说啥都行!😆😆😆😆😆😆

JuanMao:

啊我也想……基本没在lof这边互动过,就想知道光靠画能给人什么样的印象呢🤣

旳---:

  

 


 

      
         

好奇。明早删

STARJELLY:

    
  

 


 

      
         
            

想 想知道()

你饿不饿:

      
    
  

 


 

      
         
            
               

我..我也来(。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来源:笙歌慢

一个普通dj玩家的日常

土哥越来越幽默 42-45

42

  “卡卡西,咱们两个换一下,我用卡卡西手偶,你用带土手偶。”

  “行,来吧。”

  “出招吧带土,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你活,我们来一决雌雄,看谁是木叶的王者,我卡卡西是木叶小白牙,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突然不是很想玩了)……”


43

  “火遁,豪火球之术!”

  “啊啊!笨卡卡你犯规!都烧到我的手了!”

  “你现在是小卡卡西,快点,带入角色。”

  “哼!带土大哥查克拉控制得真好!(全放我手臂上了……)都让我说出那种话……可恶,雷切!”说时迟那时快,卡卡西人偶手中闪着雷光,向带土人偶冲去——

  “噼叽——”被戳了一下。

  “你怎么不躲啊笨卡卡!”

  “带土比较笨……”

  “雷切!雷切!雷切!”


44

  看着带土和佐助鸣人小樱开心地打成一片,卡卡西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带土,你一定能当个好爸爸。”

  佐助:“卡卡西,我爸叫富岳。”

  鸣人:“你要当带土大哥的儿子?”

  小樱:“卡卡西老师要给带土老师生孩子吗?”

  带土:“闭嘴吧,辣鸡。你一个基佬在孩子面前这么说,像话吗?”

#我当年说你一定能当个好火影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大反应……

#你要不是个死基佬,就一定能配得上好爸爸的名号


45

  “慢……慢一点!带土,动作太大了!”卡卡西红着脸,呼吸十分急促。

  “我才进去半根,你就不行了?”

  “不是……桌子上还有好多文件呢,一乱动就散开了……会很麻烦。”

  “是。”

  “我们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瞒得过别人……嗯……啊哈……”

  “是啊。”

  “……?”

  “你注意点文件不就行了?我又没躺在办公桌上。”

  “你玩我呢?”

  事后,文件没散,卡卡西好像散架了。带土对这种不敢乱动,唯唯诺诺,就算是呻吟也强行忍住的卡卡西十分来劲,又搂又抱,搞了很久。

  “我说笨卡卡啊。”

  “干什么。”

  “你怎么总给基层教师伊鲁卡做心理工作?”

  “鸣人要结婚,他伊鲁卡觉得自己没出息,混得不好,抑郁了。”

  “哈哈,那还真够惨的。”

……

#啊,就因为这大点事儿,你这么糟践我?

  

  

  

  

  

  

好漂亮,这个土哥真是太可爱了!谢谢你为我画画!要是不介意我写的段子不好玩,今后请忙里抽闲继续画下去!!!(开心到炸成一朵小烟花)

东糍达茨:

@老蝎子满嘴撒村 的段子!

大大你要是不嫌弃我来画你的段子好不好!【说粗来自己都不相信】

然后编辑的时候才发现把“带土大人”写成“带土大小”了hhhhhhhh

原谅我原谅我:-I

土哥越来越幽默 39-41

39

 “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那就不要说,带土。”

  “我这任就把火影这个职位改成世袭制,卡卡西,咱俩就这么好下去,之后生个小孩,让他当火影……”

  卡卡西的内心是崩溃的。

  “你要是不乐意,那就只能委屈你了,我们做个临时父子。你办事妥,我放心。要是团藏掌权,我会有压力的。”

  卡卡西把醉醺醺的带土扶到床上,突然之间,一双大手搂住他的肩膀——带土整个人,像考拉熊一样抱住了他。

  “记住……肥水不流外人田,火影是家族产业,要永远流传下去……”

  #快睡觉吧你,满嘴跑火车,真不知道当时你怎么把我搞到手的!

40

  “你说说,琳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小白脸子?”

  “你骂谁呢,我当时的实力可在你之上,吊车尾的!”

  “小白脸比起高大全土哥,到底哪里好了?”

  “我哪里不好了?”

  “海了去了!有洁癖,看黄书,还老自渎,一到真刀实枪的时候就不行……”

  “……”

  “还自称什么木叶第一技师,真是笑死人了!”

  “你他娘的把我当什么人看了?”

41

  卡卡西放下笔,趴在办公桌上,一脸倦容。

  “你就没有特别不想工作的时候吗,带土?”

  “有啊,当然有。”

  “那你是怎么调整的?”

  “……嗯,纵欲啊,把欲望排解之后就能开始工作喽。”

  “?”

  “纵欲之后会有罪恶感,所以就会想要做点什么来弥补,这样工作效率也会高很多。”

  

  “好,我想好了,带土。”

  “什么啊?”

  “来,和我做爱吧。”

  “ᓫ(°⌑°)ǃ”

  #不不不根本没这个必要我逗你呢你还真信了累糊涂了吧你要是不想工作的话我后半辈子可以养着你纵欲对身体损伤太大了做爱也可以可是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土哥越来越幽默 36-38

36

  “暗部的服装得改一改。”

  “怎么改?带土。”

  “前些年流行露肩,大和,穿得挺少。大和留长发,实在是太非主流了,不是我们木叶暗部的做派。”

  “你也留过长头发。”

  “这个先放到一边……暗部的佐井露肚脐,他媳妇儿也露肚脐,你说这不找着着凉拉肚子呢吗?”

  “你管人家事儿干嘛?”

  “这么看,卡卡西,你在暗部的时候穿衣品味还算不错。”

  “我也觉得自己审美不差。”

  “那行,这样吧,我现在就叫暗部那帮狗崽子们把白色假发戴上,再每个人配一个狐狸面具……让其他国家看看木叶的品味!”

  “住手啊!笨蛋带土!”

#什么木叶的品味?你们领导人的口味吧!

 

37

  “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样吧……我把我的……写轮眼……送给你,放心吧,不是什么派不上用场的……礼物……”

  “啊!天哪!这就是大名鼎鼎高不可攀的写轮眼?!还是高贵的带土大人送给我的?我好感激!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卡卡西看向火影桌边把玩破玩偶演小剧场的带土,心里顿生一股无名之火。

 

38

  “好吧,你拿卡卡西人偶,我拿带土人偶,咱俩回忆一下当年的情景。”

  “不要——”

  “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样吧……我把我的……写轮眼……送给你,放心吧,不是什么派不上用场的……礼物……”【该你了,卡卡西】

  “那谢谢啊。”

  

  #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