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蔺苏】黑鸽踏雪泥【二】 黑鸽梗

——【二】

  梅长苏做梦也没有想到,压在他身上,肆意乱为的暴徒,是蔺晨。

  他完全可以叫飞流来赶走这支黑鸽,可是,心里的某种情绪阻止了这种想法。

  因为他是蔺晨。即使和蔺晨一样的面容,他就是蔺晨。

  蔺晨,没办法抗拒;蔺晨,梅长苏的软肋。

  而这软肋,不再是他梅长苏藏在心底里的,软软的美好的了。它开始扩散,开始噬主。

  这只黒鸽,他赶不走了。

  -----

  “蔺……蔺晨。”梅长苏在蔺晨吻的间隙中吐出二字,“我……”

  “哦?小美人说话了?”蔺晨微微一笑,邪魅中藏着无法言喻的暧昧。放慢了手中的动作,开始轻轻的抚摸着梅长苏的胸前,单手轻重不一的玩着梅长苏的乳-珠。这一激,让梅长苏轻哼一声。刚要出口的话生被咽了下去。

  舌头在梅长苏胸前游移,时不时嘬弄几下,时而轻如游丝,时而狠狠来上几口,弄得梅长苏娇喘连连。

  看着怀中美人吐出温热的呼吸,蔺晨不禁再次深吻下去。这呼吸暖暖的,还带着淡淡的茶香,怎么能任由他随意吞吐呢?

  好不容易,这只黒鸽松了口。梅长苏开始大口呼吸,一片狼藉的胸口也开始起伏的剧烈。“呼……哈啊……”

  这番景致,好似一株绽放正艳的梅。胸前的两朵,是花蕊。而那浸染着浅粉色的皮肤,就是花瓣了。至于那花枝嘛……

  蔺晨扯下他的腰带,将梅长苏的双手捆住,扎成一个不松不紧的结。这个结,让他有足够的移动空间,也让他无法挣脱。

  梅长苏心里一惊,朦胧的双眼看向蔺晨的红眸,暗暗用力,想挣脱这个绳结。”你要做什么?!”

 “美人,你可知道……梅花的画法?“

  蔺晨眯了眯眼,玩味十足的注视着梅长苏。

  他褪下自己身上的黑袍,罩住梅长苏半裸的身体。浅粉色的皮肤在黑色的衬托下又增添了几丝诱惑。

  蔺晨捡起书台上的毛笔,目光灼灼。

  ”这毛笔,本是美人用来写文章的,没想到……却用来行如此旖旎之事。“蔺晨蘸了些淡墨,在白瓷盘边上括了括。

  ”第一步,出枝。“蔺晨一手操着毛笔,另一手不怀好意地在梅长苏身上游移,仿佛在纸上寻找着梅花的位置。”啊……不……不要……”身下人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脸更红了,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

  蔺晨中锋起笔,至梅长苏小腹渐转偏锋。另一只手也毫不偷懒,由浅及重的抚摸着梅长苏的下体。

  这一手,给梅长苏带来痛感的同时,也夹杂着无法言喻的愉悦。”啊……快放……放手……“他想用手去推开蔺晨,却被束缚着。而身体也被蔺晨单手控制住,只得微微扭动几下,下身的刺激使呼吸急促,口中粉红小舌不断吞吐。

  ”你可知,画梅的要诀是什么?”蔺晨见身下如此撩人的景致,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心中有梅。”他迫不及待的吻了下去,含住【】,开始了第二轮攻势。

——————tbc



 



评论(1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