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酒鱼】逍遥

  李白泛舟,乘于江月,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李白大醉,半梦半醒之间,见江底有月,便要去捞。谁知,捞起的不是月亮,而是一条胖乎乎的丑鱼。

  肚大肥圆,尾部有力,想来肉质也鲜美。

  “正巧给我做下酒菜。”李白自言自语。他正想端详一下这条鱼,辨一辩是什么物种时,便被一声大叫喝住:

  “谁家的莽夫?敢动我的鲲!”

  循声望去,见得一人。此刻月明星稀,水天相接,那人的面容很是清晰,约莫有十五六岁的模样,青蓝色头发,长的十分俊秀。可表情确是盛怒,双手叉腰,十分生气。少年双腿浸在水中,上身被月光笼罩,隐隐约约仿佛周身有蝴蝶环绕。

  李白觉得甚是有趣,便学着他的语气来了一句:

  “谁家的小孩,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你把我的鲲捉了去,还叫我回去?”少年的怒气更升了一阶,好像马上就能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李白有些不解,挠了挠头:“这条胖鱼是你的?”一边问,一边将这条“鲲”揉搓拧圆,团成一个球。

  “嘶……你这醉鬼,快放手!”

  “我干嘛要放?此鱼与我心有灵犀,是要和我合为一体的。“

  “少说胡话了,你吃了我的鲲,难道要我骑你不成!”少年“蹭蹭蹭”向前去,气急败坏,登时就要去抢。说来奇怪,这万顷大江,水深千丈,可他却如履平地一般,实在是叫人叹服。

  “给我!”未等李白惊讶完,少年便上了小舟。两只手齐上,气势迅猛,眼见要把鱼夺过来,可李白没玩够呢,那能随了他的意?早已在他之前出手,把鲲丢进了江里。

  少年一下子失去了重心,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倒在了李白的胸膛上。他甚至能感觉到礼拜的呼吸声越发沉重,酒气越来越重……甚至还有一双大手摸了摸他的头……

  搞什么!我的鲲呢?!

  庄周隐隐约约听到一处声音,带着醉意,虽是很好听的嗓音,但内容实在是不敢恭维。

  只见李白抚摸着他的脑袋,用暧昧不清的语气说道:

  “你的鱼走啦……是你代替你的鱼,和我合为一体呢?还是我代替你的鱼,让你骑在我身上?”

  声音细如蚊蚋,但如此近的距离,足以令庄周满脸通红,语无伦次了。

  庄周趴在李白身上,不敢动,甚至紧张得微微有些发抖,害怕李白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他也自然不敢抬头,要知道,这张红的要滴下血的脸颊,是万万不能给别人看见的。

  看到身上的人被吓得一声不吭,李白突然觉得好笑,便用大手轻轻拍了拍庄周后背,给他披上自己的外衣,语气温柔:“哎呀,小家伙,快起来,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别别别碰我!我我我自己会起!”说着,庄周扶着船檐,小心翼翼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还不忘壮着胆子瞄一下身下的男人———

  双眸似月,鼻梁硬挺,脸上带着醉意也带着微笑。

  “看什么看,再看躺下来。”

  哼,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你是谁家的小孩?”

 “我不是小孩!”

  “你可知我是谁?”

  “不知也罢!”

  “哈哈哈,我叫李白,字太白,先生教过你背《静夜思》吗?”

  “没必要!”庄周别过头去,看向万顷波面。

  可李白硬是凑上前去,把他的小脸扳了过来,面对自己。

  “可怜孩子……你跟我走吧,我教你写诗……”李白眯着眼朦朦胧胧吐出这么一句,随后胡乱伸手去抓庄周的手,仿佛一松开便要睡去一般。如此近的距离,令二人呼吸声都难以分辨。

  李白的脸有些发红,不知原因是酒是景?

  是人?

  

半梦半醒之间,李白听到庄周说话:

  “不如你和我走吧,我的鲲有几万里长,你这片小舟,怎么容得下?”

  “还有,我是写散文的。”

  李白干笑了两下,倒在舟里,吟出一句: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庄周有些惊讶,看向李白,李白深邃眼眸中映出波光粼粼的江面,也隐藏着无尽的哀愁。

  哎。

  李白与庄周,一个放浪形骸之外,一个隐于自己勾勒的世界中,不知年月。

  本是不同人,可你们眼中,为什么闪着同样悲戚的神色?

  “我忘了……这小舟怎么能容得下你呢……”

  “和我一同归去罢。”

  话刚说完,大江中开,只见暗流翻滚,波涛涌动,天色骤变。巨物上浮,江面沸腾,仿佛一片腾空出世的大陆!

  是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可李白,对于突如其来的骤变,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说:

  “到我身边来。”

  “我?“

  “陪我躺着。”

  “我不躺。”

  “你身上披着我的衣服,自然要陪我一同躺下。”李白闭上眼,耍起了赖,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但是他已经太困,太醉,不一会就睡去了。

  看到李白熟睡,困倦涌上庄周脑中。他小心地把自己挤进李白的臂弯里,睡了过去。


后记:

几日前见李白泛舟江上,孤樽对月,十分孤苦。今日大醉,竟要去捞月,眼见危险,叫鲲去救,没想到竟被捞了上来,失策失策。



鲲广大,可二人却唯独挤在小舟当中。纵然天地广阔,可偏安一隅,曳尾涂中倒也不错。相对于丰富的想象力,彼此真心地相互填补更好。

   二人自称逍遥,可归根结底,还是没达到真正的逍遥。



  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

 谢谢看到这里。手抖……打字好累还老打错……

 有什么错请帮我纠正!谢谢

 很不要脸的在这里球小红心

    





评论(1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