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带卡】感觉 (上)

 有一个贤值很低的暖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木叶的冬天比以往来得早。

  火影办公室外一片银装素裹,枯黄的落叶上覆着一层厚厚的雪,一走上去,连着雪和下面的树叶都在咯吱咯吱响,仿佛冬天踩到了秋日的尾巴。一切从开始就不太寻常。

  是时空错乱的原因吗,谁知道呢?

  “卡卡西,你很冷吗?”带土望向身旁的卡卡西,看他不住的用嘴呵气,搓着双手防止被冻僵。如葱削一般的手指有些发红,但还是放不下批改文件的笔。

  “嗯,很冷的。”卡卡西埋在文件里的头抬了一下,“不过,下次带双手套来就会好很多。”

  “……”

  “带土不是还有教导新生的任务没有完成吗,同学们怎么样了?”

  带土皱了皱眉,但这并不是因为他讨厌工作,“今天可是星期日,卡卡西。”他补充道:“我是来帮你干活的,别老想打发我走。”

  “好好……那就劳烦带土同志检查一下批改过的公文,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还有,那边的小说不许看。”

  “你的小黄书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说罢,带土便乖乖地去一边看起了文件。

  “呵——呵——”听着卡卡西不断呵气的声音,带土的心里像一团乱麻。

  半晌,他蔫不出溜走到卡卡西身旁,抢过卡卡西手中的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自己的大手覆上他的手掌——

  “别写了,我给你捂捂。”

  卡卡西突然觉得自己手上一阵冰凉,带土右手的触感,没有给人半分的柔软感觉,而且皮肤粗糙不平,像极了半截老树皮,还是冻过的。

  和卡卡西的苍白不同,带土手上的白色,没有半分血色,除了有肌肤的纹理之外,与树木毫无区别。

  他也很冷,为什么要给我取暖?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卡卡西眼前:他——带土,在神威空间里指着左胸口的空洞,歇斯底里地朝他呐喊:

  “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啊!!”

  那一时刻,卡卡西甚至感觉到自己都要被他胸口的空洞给吸进去了。

  而现在,这具冰冷的没有感觉的躯体,不顾自身冷暖都要给他温暖的人,以及这冰冷的触感,卡卡西照单全收。

  但这份歉意,让他如鲠在喉。

  “……还是我给你捂捂吧。”卡卡西反手握住带土的手,十指一扣。查克拉顺着自身热量的传导,一点点流入带土的手臂。

  对于树干来说,这是一汩清澈温和的泉水,一束温暖和煦的阳光。对带土来说,这又是什么?

  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暖意顺着手臂传导,虽然微乎极微,却使他的半身出奇的暖和。多少年没感觉到温暖了?

  自“那件事”之后,便没有了。

  

 

  卡卡西感觉到手里那截白桦树皮慢慢恢复了生机,便不打算久握,缓缓地松开了手。毕竟这是火影办公室,当着五位火影大人的面,两个大男人这样总不好。

  他这样想着,拾起桌上的笔,打算继续工作。可是旁边的带土不乐意了,看着那一团白毛重新扎进文件堆里,他心里说不出的郁闷。

  好不容易来一趟,什么忙也帮不上。

  大冷天的捂捂手,还给别人冻够呛!

  勾起一段回忆来,多愁善感更可怕。

  行天使要温暖你,刚给点甜头就把手给撤了!!

  我是植物人无所谓,可我小学同学要是冻感冒了怎么办?!

  是秋天就不供暖了吗?啊?我的火遁够你烧一个月的锅炉!

  带土和自己过不去,生了一肚子闷气,当然除了自己没人知道。他扭头瞅了瞅埋头苦干的卡卡西,心想着没必要和自己拧巴,又暗骂自己不中看也不中用,烧锅炉的事情也因此作罢。

  再试一次,就再试一次。

  他踱步到火影办公桌前——

  卡卡西抬起头,眼睁睁看着带土弯下腰,把老脸凑到他面前。然后,当机立断就要亲下去!

  厉害了我的土,你想干嘛?这可是火影办公室,有都少人来你知道吗?你在哪搞都行别在办公室给我整事成吗?什么play都可以你别玩火影play啊!

  卡卡西硬生生地把带土的脸扳到一边,一面扶额,露出一幅“我怎么有这么一个土朋友”的表情。

  “我设了结界,除了宇智波,没人进的来。”

  “啊……然后呢?”

  “做个试验,就一次。”


————

  想着评论啊!老爷们!

调戏我也不是不可以

下文轻点头像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