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很好

【带卡】监守自盗 1

简介:

四战后带土作为重点战犯被关押在监牢里,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让木叶众人接受他还需很长时间。

  带土存活

   1

  偌大的监牢。

  带土的牢房并非一片漆黑,中午时分会有微弱的阳光射入房间——仿佛测量好的一般,当阳光把影子拉到最长的一刻,牢房里只剩寂静与黑暗。带土的黑夜来的比所有人都早。

   他的眼睛看不太清。将写轮眼给卡卡西使用后,看哪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所以,他只能依靠自己的感觉判断伤口位置和严重程度。白天和黑夜,区分它们有什么用呢?疼痛才是最真实的。

   那帮医疗忍着,忍术并不高明,小樱可以把心脏抓住起搏,可为什么在我被夺去写轮眼时,连碰我眼睛的勇气都没有?

   伊比喜曾说,进了这种牢房,他带土未被打成皮开肉绽全仗着现任火影的面子。  但打成皮开肉绽又如何呢?他们又能拿我怎么办呢?就算我逃跑了,又能拿我怎么办呢?带土低下头,揉捏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裤子。战争和梦想是一样的吧,不管成功还是失败,结束的时候都是匆匆忙忙,即便是回顾过去,也只是一瞬。

  带土的牢房阴冷潮湿,空气中散发着发霉的气息,有些像他年轻时居住的山洞——但不同的是,外面有一位明白他的挚友,他会设法把自己放出来,然后,让大家接受自己。

  “做梦。”带土自言自语,不知是说火影,还是说自己。他深知,自己的罪孽深重,就算死千次万次也不够,让村民接受他,简直比登天还难!总有一死,我要是被卡卡西亲手了结,说不定心里会好受一些。

  对啊,卡卡西,你在哪里?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呢?

  “卡卡西,你来了?”带土自言自语,练习着自己与火影见面的话语。“卡卡西,我身上很疼。”“卡卡西,我看不清你。”“卡卡西,我好饿。”

  带土进行着简单的言语练习,为了让见到卡卡西时的自己显得自然,他要把自己的感受,一字不落地告诉他的挚友。即使这些说话语像是在乞讨。

  “卡卡西,他们欺负我,但我不能伤他们,因为我想当个好人。”

  “卡卡西,你想不想琳?”

  “卡卡西,我有好多种方法出去,可我一出去,全村就会恐慌,我不出去就会死在这里。我想当个好人,不想当个死人。我该怎么办?”

  沙哑的声音在牢房中回荡,空无一人的房间让带土有种在神威空间里的错觉。

  “卡卡西,带我出去。”

 

2

  “火影大人,宇智波带土发狂了!”

  听到这句话,正在伏案疾书的火影明显停顿了一下,随后像什么都未发生一样,继续手头的工作,眼皮都不抬一下:“严重吗?”

  “和往常一样。”

  “那就不要大惊小怪。”

  “虽然说有些狂妄,但他说他想见您……火影大人……”

  “想见我?”卡卡西冷哼一声,“在监狱里待着,是他自己的选择吧?”他压低帽檐,火影帽之下,看不到表情。

  “让他闭嘴吧。”

  伊比喜有无数种方法让人开口,更有无数手段让人闭嘴。

  鹿丸看向卡卡西,有些担忧:“不是有心理医生吗?让斯坎儿去看看他?”

卡卡西一阵沉默,算是默许。

  忍者走后,鹿丸摘下火影的帽子,果然,在那之下是一张疲惫而又无助的脸。

  “卡卡西老师,准备出发吧,这里的活我来。”

  “……”一阵沉默后,火影起身,无言地向门外走去。

 

3

  鹿丸对着桌上小山般的文件叹了口气。

  这些大都是战后建设工作相关的项目——这可不是个轻快活儿啊!现在的木叶百废待兴,战犯捉住了,但这也是木叶的隐患啊。卡卡西却偏要,把这个隐患留下来!

  麻烦,麻烦死了!

  带土牺牲才是最好的结局啊,让他活着,所有人都会痛苦。说一个罪人拯救了世界,没亲眼见过的人绝不会相信——相反还会持怀疑态度,质疑火影。这怎么搞建设?

  为什么要选择活下来呢,为什么要继续忍辱负重的生活呢?卡卡西也是,当初死都要管带土,但作为火影,又不好照顾。对外是领导者的威严,对内是数次良心的拷问。易容去见带土,要是被发现,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鹿丸狠狠啧了一声:“这两个人真麻烦!”


  【有什么感受可以在评论里说哦,我会认真回复的】


评论(4)
热度(35)

© 风神息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