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刺客

【带卡】监守自盗 2

  “给宇智波带土看病的?请进来吧。”

  厚重的铁门被打开,扬起一阵灰尘。斯坎儿闻到一股夹杂着腐臭气息的血腥味道,他皱了皱眉,瞟了一眼表情不自然的看守:“伊比喜去哪里了?”

  “在别的牢房审讯犯人。”

  “火影大人指示,要他在审讯之后去办公室一趟。”斯坎儿头也不回,提着蜡烛进去了。

【怎么能……打成这个样子】

-

  有光进来了。

  带土一下子扯掉覆盖在眼上的绷带,头上的绷带松松垮垮,露出还未结痂的伤口,他迫不及待地张开双眼——可看到的景象依旧不尽人意。

  在透过光的地方,蒙着一层黑漆漆的雾,稍微看得到一点点白色的东西,但依旧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带土叹了口气,打算缠上绷带,却因为视力找不到位置——他有些烦躁了。

  “哎——带土大人怎么伤得这么重……”那个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又来了,斯坎儿。”带土低着头,带着一丝失落,“我从未让你来过。”

  “我是心理医生,照顾您是我的职责。”

  “真是幸苦你了,来照顾一个濒死的笨蛋……”

  “不……不是的,斯坎儿这回为你带来些东西。”

  斯坎儿拿起棉被,凑到他面前,好让带土看得清楚——这就是那个白白的东西。

  “牢里很冷吧,来试试这个,过了今天就是冬天了……”

  “拿回去吧,我可以用查克拉来供热。”

  “那调控一晚上的查克拉,也是很耗费体力的啊……”斯坎儿继续说:“我不懂忍术之类的东西,但是我知道忍者也要盖棉被的。”

  “哈哈。”带土干巴巴笑了两声,“要说一晚上运用查克拉的话,以我现在的身体也很难做到。”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


-

  “您小时候也是这么会用查克拉的忍者吗?”

   “怎么会。”带土回答道,“我是全年级倒数第一,差点没让毕业。”一提到过去,带土稍稍有些放松,话也变得多了起来,“我的朋友成绩不错,在我还是中忍时,他就成了上忍。”

  “哇——超厉害!”

  “他也是我的……对手。”

  “您真的十分幸福呢,有朋友,有对手,喜欢的人还对你不怀。”

  “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带土微微颌首,“你有过这样的日子吗,斯坎儿?”

  斯坎儿的笑容僵在脸上,他一直强迫自己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对带土进行心理疏导,避免触及他不好的回忆,却忘记了带土会来试探或是询问自己……这种时候,绝对不能露出马脚——

  “有过哦。”斯坎儿缓缓说道,“有过呢,非常非常幸福的生活,只是我没有好好珍惜,如果……”

  “打住。”带土伸出食指,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这个稍稍有点幼稚的动作,和他的白发格格不入。“都过去了。”

  真的过去了吗?

  那我什么时候,能以卡卡西的身份见你一面?

  带土的一句话打破了沉默:“你身边有没有……会医疗忍术的人?或是,你会一些医疗忍术?”

  “哈哈,您在说什么?我虽然是医生,可我只会‘话聊’呀。”斯坎儿没想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我觉得,自己身体恢复得很快。算了,看来是我多想了。”

  “如果你需要医疗援助的话,我可以叫春野樱过来,她很懂的。”

  “不了。”带土打断他的话:“没必要让敌人痊愈。”

  这句话被思考很久。

-

  斯坎儿为带土做了些简单包扎,手法娴熟。他用牙齿咬断绷带,拍了拍手,开始收拾地上的药品。听着瓶瓶罐罐碰撞的声音,带土心里很不是滋味——时间过得太快,他又要一个人面对黑暗,“你要走了吗?”

  “是的,再不走,狱卒大哥要生气呢。”

  要是再呆下去,火影的事情越来越多,鹿丸会应付不过来。

  “斯坎儿永远期待与您再次见面,带土先生。”说完这话,他开始吹灭蜡烛,一根一根,监牢里的光亮在一点一点减弱。

  “别……太暗了。”

  “不会的,斯坎儿为您留下四支。”

  听到这话,带土松了口气,手指轻轻揉捏着那团白白的棉被。

  斯坎儿走的十分轻,像是一阵微风,关门的时候十分轻巧。但无论如何温柔,那扇铁门依旧十分沉重,边框的方形孔洞还是会掀起一阵紧贴墙壁的风,将监牢的蜡烛一一熄灭。

  那之后,就是黑暗了。

  带土抱紧了白白的棉絮——这真是个好礼物。

评论(3)
热度(30)

© 今天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