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刺客

【带卡】监守自盗 3

  “啪嚓——”

  卡卡西气呼呼地放下笔,这是今天的第四次了。他的内心十分烦躁,像火烧,像针扎,不是因为别的,而是——

  火影桌上的来信,公文,全部是要求制裁带土的!

  这可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如果可以,真想用火遁把它们烧个精光!

  不……这样的想法,不能有……会产生错误的。卡卡西捏了几下眉心,定了定神,看向鹿丸:“有些人在某些时间里活着,就是个错误吗?”

  鹿丸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他抬头看天,望向窗外的云彩。

  卡卡西打开抽屉,取出化妆用的小包,自顾自地向脸上涂抹紫色的油彩——这是最后一次了。他这么想着,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趁着鹿丸不注意,从抽屉夹层中取出一把小型苦无……

  这一次,他要试探带土的意志。


-

  厚重的铁门再一次被打开。

  斯坎儿嗅了嗅牢里的气息,依旧是铁锈般的血腥味,但和从前比起已经相当淡了。半只脚踏入监牢时,他问狱卒:“伊比喜大哥去哪里了?”

  “这两天不管重点罪犯了,怎么问起他?”

  “随便问问。”


   “带土先生好。”斯坎儿将头探进门,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蹑手蹑脚地溜了进去。但没有什么效果,带土正在睡觉。

  他背对着斯坎儿躺在床上,棉被被整齐叠起放在床头。身后巨大的伤疤清晰可见,像是要把带土分成两半,十分刺眼。斯坎儿走近带土,在床边坐下,就着灯火查看带土的伤势,他睡得很熟,就连斯坎儿解开他的绷带他也没有发觉。

  伤口都结痂了,干涸血迹在身体上蜿蜒爬行——伊比喜在那之后应该没有动手,这叫斯坎儿感觉很踏实。他继续打量着带土的身子,他右半身比左半身结实许多,疤痕遍布,但恢复得相当不错。当年带土为了掌握柱间细胞,费了不少力气,才没有像团藏一样被细胞反噬。到底是何等程度的恨意,能支撑他到现在?四战后的条件比战前好太多,为什么带土过得竟比以往还要艰难?

  斯坎儿运作从纲手那里学来的忍术,想尽自己所能,帮一帮带土。

  带土身上最有用的,唯一能用的部位……

  就是眼睛。



啊?好短啊!!!!

评论
热度(11)

© 今天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