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癔症与隐形人 1

简介:卡卡西担任火影的第五个年头,开始了幻听的症状。


-

  卡卡西觉得自己开始幻听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工作太忙,每当他开始办公时,总觉得有人在旁窃窃私语。这声音如同无线电波一般,时而尖厉,时而低沉,十分怪异。他甚至觉得,他在文件上批改,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得被那个声音批判一番,签下的每一份报告,那个声音什么都懂,会用哇啦哇啦的语言评论一下,做出一副火影的样子,指点江山。

  起初,卡卡西对自己的幻听状况十分苦恼。他问过静音,求过纲手,其结果都是“火影压力太大,应该注意休息”之类的。都说没什么事,他也不甚在意了。毕竟火影工作单调,有些东西吵吵耳朵,总归是好的。

  就这样,我们的火影卡卡西——渐渐没有了苦恼,甚至开始和声音说起话来。不过大多是些没有意义的内容,什么《亲热天堂》的内容,自己又长小肚子了之类,想到哪出是哪出。每次他讲的时候,声音也会静下来,像是真正地在认真听。

  久而久之,卡卡西感觉到——自己能够习惯耳边声音说话了,能听清它说什么了。从中某些话语体现出的想法,让卡卡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声音逐渐发育完全,开始试着用正常的声音说话。和卡卡西对话已有很长时间,现在,这个声音可以说是字正腔圆,吐字清晰。它一字一顿,小心翼翼——

  “卡卡西。”

  如同一颗炸弹在耳边爆炸,卡卡西的瞳孔骤然紧缩,身体如同被冻住一般无法动弹。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个嗓音,他太熟悉了。

  卡卡西的视线下意识地落到了办公桌上那张水门班的合影上,他看见宇智波带土那张赌气一般的脸。

  “带土……?”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早在四战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卡卡西这么想着,深吸一口气,要冷静一下。这时候,那声音又再一次响起——

  “你可算听到我说话啦。”

  那一瞬间,卡卡西如同失了魂魄——这是真正的,带土的声音。他有这样一种冲动,他要把面前的文件全部撕掉,用火遁将它们烧成灰烬,再将影帽摔在地上。不因为别的,仅仅是带土回来了,他卡卡西要罢几天的工。

  第四次忍界大战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卡卡西依旧过不去这个坎,自从担任火影到现在,他时不时就会想起带土,一想就没完没了。说好听点是思念,说不好听的,那是癔症。

  他依旧保持着每日去慰灵碑前的习惯,可石碑上带土的名字早已布满划痕。人们知道带土是罪大恶极的四战战犯,被鸣人和佐助联合消灭掉了——这无法否认,因为他们没有权利知道更多——于是就把带土的名字从碑上划掉,留下许许多多深浅不一的划痕。

  总有人看到卡卡西在碑前蹲下,不断抚摸那个丑陋的刻痕——如同触碰带土的脸颊。

  而今日,故友的声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恍若隔世。

  即使是幻听,他卡卡西也不愿怀疑带土的归来。

-

  “辉夜杀人的方式很奇特。”带土道:“石化只是表象,她会把人转移到另一个空间里,用同样的手法杀他千百余次。我虽然身体被毁灭,可意识依旧在。辉夜在这我这段死亡时间中,被打败了。”

  “我就顺着空间的漏洞逃了出来。”

  带土的语气很平静:“这几年,我一直在用写轮眼剩余的能力凝聚查克拉。发现声音有所恢复……我这破锣嗓,得有半年的查克拉量了……”

  听带土讲到这里,卡卡西心里一紧。对他来说,带土这次“死而复生”的经历,和在神无毗桥被压碎身子的事情如出一辙,相同的身体,被伤害的程度越来越大,同样的,复健难度也越来越高。他的脑海中出现这样一种场景:带土,拖着不属于自己的半身,一瘸一拐地向他走来。而卡卡西却无力迎接,只能在原地站定,看着带土不断摔倒又爬起……

  卡卡西低下头,眼神越发的呆滞——他又开始臆想了。

  看着卡卡西失神的样子,带土并未继续说下去,本来不想隐瞒他的事情被迫咽回了肚子里。

  经过大半年的观察,他发现,卡卡西一旦陷入臆想之中,根本什么都听不到,连感觉都没有了,如同一个真正的稻草人。

  要是我能早点恢复身体的话,也许能一下子就叫醒他。

  带土心想。

 

                               http://zhangchai.lofter.com/post/1d0e40be_efd2a37

补充

  带土此刻只有声音,相当于“会说话的灵魂”,没有自由行动力,一时半会离不开卡卡西。卡卡西当然也离不开带土。

  本篇讲的是,带土通过与卡卡西的相处,治好了卡卡西的癔症并互解心结的故事。私下里觉得原著带卡有太多遗憾,就拿这篇狗尾续貂,算是满足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有什么问题可以提一提

评论(1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