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癔症与隐形人 4

简介:在卡卡西担任火影的第五个年头,他开始有了幻听的症状。


  佐助在办公室外叩了叩门,就进来了。

  “我来报告血龙眼的事情。”他依旧平静,冷着一张脸。

  “好的。”

  佐助双眼一瞪,写轮眼瞬间出现,血红色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卡卡西的眼睛——那一瞬间,所有与血龙眼有关的信息,全部传输到卡卡西的大脑中。传输完毕后,卡卡西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皱着眉头说:“佐助,下回不要这样了,很累的。”

  “可是很方便。”

  “话是这么说没错……”卡卡西有些担忧地扶住自己的前额,沉默了一会,又开始说些别的:“回村后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打算?不在木叶多留几天吗?”

  “暂时没有。”

  “之后要去哪里?”卡卡西问道。

  佐助犹豫了一下:“我去忍者学校。”

  “哦,去看鸣人吗,他啊,十分努力在补习呢!”他继续说:“小樱也想你了,你得去看看她。”

  “……嗯。”佐助转过身要走出办公室,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谨慎地问卡卡西,“卡卡西老师,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幻听的症状?”

  “嗯,有啊。不过现在好多了,让你担心了。”面罩上方眉眼弯弯,温柔地笑着。

  “您最好有些防备。”佐助微微颔首,“不要进了陷阱里。”然后,他道了一声告辞,便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卡卡西一头雾水,心想不能再让佐助以这种方式做报告了,这样多多少少会透漏自己的隐私,搞得两个人都很尴尬。

-

  火影的工作繁忙,偶有闲暇时,卡卡西就会放下笔,活动下肩膀,扭一扭身子,伸一伸懒腰,还不忘向带土解释自己为什么偷懒:

  “人到中年,知足常乐喽。”

  看着卡卡西那头银毛随着动作一动一动,带土感觉很放松、很舒服——看来卡卡西心情十分不错,而且癔症也好得差不多了——那么,就差不多该把上次未说完的话说完了吧?

  可带土看见卡卡西微笑的样子,心里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卡卡西现在心情正好,我晚些告诉他也不迟。一边这样想着,他一边把自己的手掌放在卡卡西的双肩上,开始为他揉肩。

  力度大小,按揉位置恰到好处,除了看不到带土的手之外,没有别的问题。卡卡西慢慢闭上了眼,舒服的感觉让他直歪头,不断地用自己一头银毛掻着带土的手背。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进入到火影办公室,连空气都变得暖暖的。我们的火影正被带土细心伺候着,甚至哼起了小曲儿——这下,他可真的是乐不思蜀了。

-

  卡卡西的双手沿着带土的手臂一路向上,从手腕到臂弯,再到肩膀和脖颈,破碎的半张脸和短短的头发,他用手将带土的身子勾了个线,找到身体各处的位置——然后,环住带土的颈部。卡卡西的脸庞慢慢靠近,靠在带土的肩膀上,如释重负般地松了一口气。

  带土的身子处于透明状态,这样看来,卡卡西仿佛在拥抱和煦的阳光,而且许久都不愿意分开。

  现实正是这样,除了生死,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了。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