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蔺苏】毛茸茸【3】

【七】

  琅琊山雪夜。狐狸脱了蔺晨手,一下子蹿出了琅琊阁。

  蔺晨急匆匆去寻。沿着狐狸爪印,进了一片梅花林。

  脚印终止之处,竟然见得一人。

  此人面向清秀,一身白衣胜雪。身边处处是红梅,唯独这人,倒像一枝清冷的白梅,立于皎洁的月光之中。

  “蔺晨。”薄唇轻启,便让蔺晨七魂丢了六魄。

   明月,落雪,飞花,佳人。

  这不是蔺晨做的梦吗?

  “呆子,快带我回去,冷死了。”


【八】

 琅琊阁内。  

 糕点奉上,茶水沏好,正襟危坐。

  蔺少阁主可从来没这么伺候过人类。

  两厢坐着,大眼瞪小眼很久。

  “……琅琊阁遍览天下名士,未见公子这号人物……”蔺晨试探性地开口,

“呵,令尊的毛领儿而已,哪里来的什么名气?”面前人端详着杯中的茶水,低下眼眸,露出浅浅的笑意。

  蔺晨还是满腹狐疑,不太相信。

  “这茶,公子可还饮得惯?”

  “老阁主的茶,我很是喜欢。”

  蔺晨看着面前人,不由得惊讶着睁大了眼。

  

  这下,真要叫你狐兄了。

 

【九】

   “既然琅琊阁通晓上下,我倒是想问问我的名字。”面前人嘴角微微翘起,有些戏谑地看着蔺少阁主,这分明是看戏的姿态。

  蔺晨心想:我这是请了只狐狸精来家里啊你大爷的。

  他扬起眉毛,露出一贯的跋扈姿态,毫不客气。

 “既然进了琅琊阁,不管你之前叫什么,现在啊,都得姓蔺了。” 这狐狸几句话便使蔺晨放松许多。

  “有趣。”男子呷了一口茶水,面容也不似之前那般苍白,倒是有些光彩了。

  

  “在下原名梅长苏,是来报恩的。”

——————

  谢谢看到这里~


【蔺苏】小别 1

0

  初春,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渗入琅琊阁,细细碎碎。

  梅长苏揉了揉惺忪睡眼,习惯性地把视线移到了身旁人。身旁的青年,十七八岁的模样,黑发如瀑,在晨曦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剑眉之下双眼轻闭,鼻梁硬挺,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干净而健康。

  双手抓住被子的边缘,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睡得正香呢。这模样,和蔺晨像极了。

  梅长苏嘴角扬起,轻轻伸出手来,将少年额头上的碎发拨向一边。头发柔软的感觉让他很是喜欢。

“蔺晨说他小时候长得好看,今日看来倒真是不假。”梅长苏眼里含笑,自言自语道。

1

  蔺晨变小已经第三天了,天知道蔺晨为什么变小。

  梅长苏看着身边熟睡的人,心里琢磨着。少年样的蔺晨,这几日举手投足间也看得到蔺晨的影子,有着青春与朝气。

  梅长苏问过晏大夫,可惜晏大夫也摸不着头脑。“变小之前,蔺晨可做过什么其他的事?”“做过什么?”梅长苏思索着,几日前夜晚的场景历历在目。刹那间,一丝绯红飘上脸颊,忙偏过头去。

  天知道蔺晨和他发生了什么,现在,就连晏大夫也知道了。

  “看我不宰了这个混小子!”晏大夫气得跳脚,小老头的两眼瞪得如铜铃一般。发过火之后,又冷静下来,摸着圆圆的脑门儿,无可奈何:“蔺晨不变回来可不行,宗主这病可不能没他调理。”说罢,长叹一口气,去查他的医术了,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梅长苏看着正在逗惹飞流的小蔺晨,心想着这小子倒像没事儿人似的。

  没事儿倒也好。他这么思索着,虽说是小蔺晨,也只是比飞流大个一两岁的模样。不过,和以往不一样,现在的飞流,倒是有胆和蔺晨比划几下了。两个少年斗来斗去,着实有趣。

  “飞流,喜欢蔺晨哥哥吗?”

  “不喜欢!!”飞流和蔺晨扭打在一起。

  梅长苏笑了,少时的蔺晨,功夫也是十分了得的,和飞流不相上下,几个回合下来,把飞流气得鼓起腮帮子,一个轻功飞上屋顶,溜了。

  蔺晨装模作样地走过来,带着得意的笑容,假装做了个礼,眼神却向上飘飞。”苏老先生。“

  梅长苏倒也不恼,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怒意:“不是说了吗?要叫苏先生。”说着,双手拢起蔺晨散乱的长发。“头发都散开了,瞧瞧这不三不四的样子。”

  “苏先生难道不喜欢不三不四的人?”蔺晨抬起眉毛,有些戏谑地问道。

“小小年纪,学会得便宜卖乖了?”

  梅长苏不禁想起他长大后的样子,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念着要和他共同白头的蔺晨。

  这一想,心里便如刀绞一般。

  这一刻,梅长苏眼里盛这无尽的忧郁,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看着面目不对的苏先生,蔺晨心里有点发慌。试探性的问道:“先生……可是想起了什么?”

  “不……只是故人罢了。”眼里又恢复了平静,眉头渐渐舒展。

  还好,蔺晨还在我的身边。

  只要人还在,一切都有解决的办法。

  是吗,蔺晨?

  梅长苏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这就是蔺晨,你要护他周全,不可迁怒

  不可动情。

————————

 谢谢看到这里!!

  如果什么和原著的出入,剧情的不对,还有写作技法的差错,请大家提出建议!谢谢同好们!

  好累,打字比写作业还累……【手抖】

  很没节操的在这里求小红心

【蔺苏】毛茸茸【1】

【一】


  蔺老爷子家的小蔺晨,今年刚满十七。

  ”可淘了!“蔺老爷子一提到他,就气得跳脚。”不着家!看见漂亮姑娘,就不知道姓什么了!真不叫人省心!“气的老阁主满脸通红,胡子一吹一吹的。

  这天,蔺公子又出去野了。让人没想到的是,蔺晨提了一个东西回来。

  通体洁白,毛皮在太阳下还闪闪发光呢,被蔺晨抓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生生提溜了一路。

  “爹,你看我带什么回来啦。”小蔺晨晃了晃手中的动物,讨好似的对自己老爷子呲牙咧嘴。

  蔺老爷子定睛一看,啊,原来是只狐狸。蔺晨从山上逮了只

  不过,这狐狸还真是奇特啊,尾巴这么大,能做好几条毛领子呢。

  蔺老爷子接过那只狐狸,伸手抓了抓大尾巴。

  嗬,这尾巴,看起来毛茸茸的,摸起来更是软和,一定是上好的毛领子。

  蔺晨看老爷子这么摸他的狐狸,不乐意了,把嘴一撅,:"这可不是给你做毛领子的,这么名贵的狐狸,当然是要供着养着的了!“

  说着,自顾自拎着这只狐狸,进里屋去了。

  留下胡子又飞起来的蔺阁主。


【二】

    “小狐狸,你吃还是不吃?“蔺晨拿着桂花糕,向狐狸递过去。

  狐狸扭过脑袋,不吃。

  “你不吃,我吃。”蔺晨就势拿起桂花糕就往嘴里送,想看看那狐的反应。

  狐狸背对蔺晨,不应。

  一人一狐僵持着。

  “哎哎哎,我说狐狸,你不吃饭就要饿死,饿死了这毛皮可就不好看了。我爹找谁做毛领?”

  “我说狐兄啊,你是有骨气,咱俩来就着糕点,和两壶小酒,曲水流觞,行风雅之事可好?“

  狐狸不从。

  ……

  “狐狸啊狐狸,这样吧,你若是今儿吃了我的桂花糕,明日随我上山,你相中哪只母狐狸,我就给你逮哪只,成吗?“

  狐狸眯了眯眼,走上前去,晃了晃它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哎,成了。

  从此,少年蔺晨和小狐狸成了好朋友,一人一狐弄得琅琊阁好生热闹。


【三】

  “老爷子,你说狐狸吃什么样式的桂花糕?”

  “你小子疯了?桂花糕是给人吃的。”

  “咱家狐狸也吃。”

  “不可能,你这小子,别什么东西都给狐狸喂,要不然毛色不好,对你老爹我……”

  “哎哎,别动歪心眼!我的狐狸你可动不得!”


 ……

哎,对啊,狐狸怎么会吃桂花糕呢?

桂花糕,是吃的啊……


——————————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大家好,我是激动素君,今天又开了个坑,我十分激动!

因为学业的原因,时间实在有限,每个月回一次家,只能靠段子这种方式来产粮了。本身文笔不太好,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给蔺晨的设定是17,梅长苏的设定是狐狸,当然之后会变成人嘿嘿嘿

苏哥哥年龄比阁主大个十几岁。

请多多指教,BUG请告诉我。

小段子有什么BUG啊






【蔺苏】黑鸽踏雪泥【二】 黑鸽梗

——【二】

  梅长苏做梦也没有想到,压在他身上,肆意乱为的暴徒,是蔺晨。

  他完全可以叫飞流来赶走这支黑鸽,可是,心里的某种情绪阻止了这种想法。

  因为他是蔺晨。即使和蔺晨一样的面容,他就是蔺晨。

  蔺晨,没办法抗拒;蔺晨,梅长苏的软肋。

  而这软肋,不再是他梅长苏藏在心底里的,软软的美好的了。它开始扩散,开始噬主。

  这只黒鸽,他赶不走了。

  -----

  “蔺……蔺晨。”梅长苏在蔺晨吻的间隙中吐出二字,“我……”

  “哦?小美人说话了?”蔺晨微微一笑,邪魅中藏着无法言喻的暧昧。放慢了手中的动作,开始轻轻的抚摸着梅长苏的胸前,单手轻重不一的玩着梅长苏的乳-珠。这一激,让梅长苏轻哼一声。刚要出口的话生被咽了下去。

  舌头在梅长苏胸前游移,时不时嘬弄几下,时而轻如游丝,时而狠狠来上几口,弄得梅长苏娇喘连连。

  看着怀中美人吐出温热的呼吸,蔺晨不禁再次深吻下去。这呼吸暖暖的,还带着淡淡的茶香,怎么能任由他随意吞吐呢?

  好不容易,这只黒鸽松了口。梅长苏开始大口呼吸,一片狼藉的胸口也开始起伏的剧烈。“呼……哈啊……”

  这番景致,好似一株绽放正艳的梅。胸前的两朵,是花蕊。而那浸染着浅粉色的皮肤,就是花瓣了。至于那花枝嘛……

  蔺晨扯下他的腰带,将梅长苏的双手捆住,扎成一个不松不紧的结。这个结,让他有足够的移动空间,也让他无法挣脱。

  梅长苏心里一惊,朦胧的双眼看向蔺晨的红眸,暗暗用力,想挣脱这个绳结。”你要做什么?!”

 “美人,你可知道……梅花的画法?“

  蔺晨眯了眯眼,玩味十足的注视着梅长苏。

  他褪下自己身上的黑袍,罩住梅长苏半裸的身体。浅粉色的皮肤在黑色的衬托下又增添了几丝诱惑。

  蔺晨捡起书台上的毛笔,目光灼灼。

  ”这毛笔,本是美人用来写文章的,没想到……却用来行如此旖旎之事。“蔺晨蘸了些淡墨,在白瓷盘边上括了括。

  ”第一步,出枝。“蔺晨一手操着毛笔,另一手不怀好意地在梅长苏身上游移,仿佛在纸上寻找着梅花的位置。”啊……不……不要……”身下人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脸更红了,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

  蔺晨中锋起笔,至梅长苏小腹渐转偏锋。另一只手也毫不偷懒,由浅及重的抚摸着梅长苏的下体。

  这一手,给梅长苏带来痛感的同时,也夹杂着无法言喻的愉悦。”啊……快放……放手……“他想用手去推开蔺晨,却被束缚着。而身体也被蔺晨单手控制住,只得微微扭动几下,下身的刺激使呼吸急促,口中粉红小舌不断吞吐。

  ”你可知,画梅的要诀是什么?”蔺晨见身下如此撩人的景致,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心中有梅。”他迫不及待的吻了下去,含住【】,开始了第二轮攻势。

——————tbc



 



【蔺苏】黒鸽踏雪泥 【一】 黒鸽梗



  夜半。

  阁内人影隐隐约约,书台前坐着一人。烛光透过窗户,外面本是漆黑的雪夜,仍是被这亮堂的阁自照出了一方干净与温暖。

  这阁,正是他蔺晨的。

  呵,好大的胆子。

  明明惊扰了这无尽的暗夜,可这温暖,却让人不由自主想靠近。

  真是可恶。

  蔺晨抽出那把带着锋利刀刃的折扇,缓步走上了石阶。

——————

  一股冷气吹进屋内,仿佛还带了几片雪花。暖阁内的梅长苏不禁缩了缩脖子。

 蔺晨应是回来了。

  这大雪天还出门,不冻死才怪呢。梅长苏心中这么想着,一丝浅浅的笑容攀上了嘴角,手开始轻捻着书页,想着蔺晨是怎样一副雪人模样。

  只闻风声,那人却不说话。

  怎么回事?

  梅长苏向外看去,眼前景象着实把他吓了一跳。门外赫然站立着一名男子,乌袍墨发,一身邪气,仿佛与外面的夜色融为一体。红眸却隐隐发亮。

  目光如炬。

  不对劲。

  梅长苏放下笔,细细打量起这个人。长得倒是一张蔺晨的脸,怎么感觉如此凶恶?仿佛地狱中的鬼刹一般。

  蔺晨?蔺晨?

  “……蔺晨?”

  蔺晨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书生还认识自己。听见这一声呼唤,蔺晨也感到熟悉,这种感觉,想要亲近的感觉。

  不对,他蔺晨,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真是可笑……不过,倒也不差。

  让我再见识见识这种感觉吧。


还未等梅长苏反应过来,蔺晨便如风一般到自己的书台上。凉凉的,尖锐的触感从扇子的刃处传到咽喉。蔺晨倒如若无其事一样,用另一只手翻阅自己的译注。

  翻了几页后,蔺晨却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他修长的手指抚上狼毫小字,轻轻的摩挲。

  然而,这举动却让人松懈不下来。扇子还架在脖子上,未曾移动一分一毫。

  蔺晨把脸凑过来,仔细端详着梅长苏。

  而梅长苏抬起眼,从蔺晨的红眸中看到了故作镇静的自己。

  红眸眯了眯:”字儿漂亮,人长得也俊俏……“

  梅长苏不说话。蔺晨更加放肆了,像抚摸字体那样,手指附上梅长苏的面颊,描摹着轮廓。

  “既然先生不说话,”蔺晨说着,便吻上了梅长苏的耳垂,“那只好撬开先生的嘴了,不过说的是什么……”

  “就要看蔺晨的手艺了……”蔺晨轻笑,继续用舌头把玩着梅长苏的耳垂。温暖的哈气和啧啧的水声,让梅长苏很不自在。

  “蔺晨!你放肆!”绯红从耳根蔓延到嘴唇,“放……嗯……啊哈,放开我……”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