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脑洞杂 文笔过分尬

【蔺苏】毛茸茸【3】

【七】

  琅琊山雪夜。狐狸脱了蔺晨手,一下子蹿出了琅琊阁。

  蔺晨急匆匆去寻。沿着狐狸爪印,进了一片梅花林。

  脚印终止之处,竟然见得一人。

  此人面向清秀,一身白衣胜雪。身边处处是红梅,唯独这人,倒像一枝清冷的白梅,立于皎洁的月光之中。

  “蔺晨。”薄唇轻启,便让蔺晨七魂丢了六魄。

   明月,落雪,飞花,佳人。

  这不是蔺晨做的梦吗?

  “呆子,快带我回去,冷死了。”


【八】...


【蔺苏】小别 1

0

  初春,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渗入琅琊阁,细细碎碎。

  梅长苏揉了揉惺忪睡眼,习惯性地把视线移到了身旁人。身旁的青年,十七八岁的模样,黑发如瀑,在晨曦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剑眉之下双眼轻闭,鼻梁硬挺,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干净而健康。

  双手抓住被子的边缘,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睡得正香呢。这模样,和蔺晨像极了。

  梅长苏嘴角扬起,轻轻伸出手来,将少年额头上的碎发拨向一边。头发柔软的感觉让他很是喜欢。

“蔺晨说他小时候长得好看,今日看来倒真是不假。”梅长苏眼里含笑,自言自...

【蔺苏】毛茸茸【1】

【一】


  蔺老爷子家的小蔺晨,今年刚满十七。

  ”可淘了!“蔺老爷子一提到他,就气得跳脚。”不着家!看见漂亮姑娘,就不知道姓什么了!真不叫人省心!“气的老阁主满脸通红,胡子一吹一吹的。

  这天,蔺公子又出去野了。让人没想到的是,蔺晨提了一个东西回来。

  通体洁白,毛皮在太阳下还闪闪发光呢,被蔺晨抓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生生提溜了一路。

  “爹,你看我带什么回来啦。”小蔺晨晃了晃手中的动物,讨好似的对自己老爷子呲牙咧嘴。

  蔺老爷子定睛一看,啊,原来是只...

【蔺苏】黑鸽踏雪泥【二】 黑鸽梗

——【二】

  梅长苏做梦也没有想到,压在他身上,肆意乱为的暴徒,是蔺晨。

  他完全可以叫飞流来赶走这支黑鸽,可是,心里的某种情绪阻止了这种想法。

  因为他是蔺晨。即使和蔺晨一样的面容,他就是蔺晨。

  蔺晨,没办法抗拒;蔺晨,梅长苏的软肋。

  而这软肋,不再是他梅长苏藏在心底里的,软软的美好的了。它开始扩散,开始噬主。

  这只黒鸽,他赶不走了。

  -----

  “蔺……蔺晨。”梅长苏在蔺晨吻的间隙中吐出二字...

【蔺苏】黒鸽踏雪泥 【一】 黒鸽梗

  夜半。

  阁内人影隐隐约约,书台前坐着一人。烛光透过窗户,外面本是漆黑的雪夜,仍是被这亮堂的阁自照出了一方干净与温暖。

  这阁,正是他蔺晨的。

  呵,好大的胆子。

  明明惊扰了这无尽的暗夜,可这温暖,却让人不由自主想靠近。

  真是可恶。

  蔺晨抽出那把带着锋利刀刃的折扇,缓步走上了石阶。

——————

  一股冷气吹进屋内,仿佛还带了几片雪花。暖阁内的梅长苏不禁缩了缩脖子。

 蔺晨应是...

我眼中的梅长苏.


©今天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