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蝎子满嘴撒村

请关注我,谢谢

癔症与隐形人 2

简介:在卡卡西担任火影的第五个年头,他开始有了幻听的症状。


  当卡卡西阅完今日的最后的一篇报告时,已经是深夜了。

  他揉了揉眼睛,强打着精神把文件一摞一摞码好,顺便给奈良鹿丸留了张字条,内容无非工作上的事情。然后——刷牙洗脸打哈欠,走进了火影办公室一侧的房间。

  自六代目上任以来,便改造了办公室,制作了一个值班室一样的小房子,以供工作繁忙的火影休息——木叶第一技师的名号可不是盖的,虽然平日里懒懒散散,但在关键时刻绝对掉不了链子。人人都说,六代目工作十分努力,没有他勤劳的执政理念,就没有鹿丸累死累活的今天。

  而此时的卡卡西,正卧在值班室的单人床上,一脸悠哉地享受着为数不多的闲暇时光——

  “快去睡觉,要不然没精神,干不成大事。”带土的声音响起。

  “干什么大事干大事。”卡卡西懒懒地说,眼皮都没抬一下。

  “……呸。辣鸡。”

  带土眼见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而卡卡西还在看小说,忍不住嘀咕:“现在的人都和你一样爱熬夜吗……”

  “这样吧,你躺下睡觉,我念给你听。反正我也没法睡觉。”

  “真的吗带土?”

  “真的,你把书给我念,快点。”

  “……那你可别害臊。”卡卡西把书张开,摆到桌子上,供带土阅读。

  “这有什么可害臊的,都是成年人了。”带土不以为意。

  “你可一个字都别读错了……”

  “嗯。”

  带土清了清嗓子,开始他的朗诵:“不愿让你逃掉的我拼命伸出手。
‘啊……’‘抓住你了……’’从触摸到的部分……额……那个……到你带着的热度‘……夏男先生……’‘夏子小姐……’……”

  如果此时带土已经有了身体的话,那他一定是——脸红的能滴下血来,一边用手捂住双眼,一边又顺着指缝偷偷往下看的的样子吧!

  随着书中剧情的发展,带土沙哑的朗读声越来越小,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读了什么——直到单人床上传来小小的呼噜声,他停止了阅读。

  整个房间里,有“沙沙”翻书的声音。


-

  卡卡西在办公的时候遇到难题的话,带土也会出出主意。

  比如今天,卡卡西在执行意见下写好最后一个字后,终于长舒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先这样做好了。”

  “这样不好,卡卡西。”带土声音中透着不满。

  “先代火影们制的规矩,说是有影响力的人结婚时,可以这么做。”卡卡西的目光落在了手头的文件——《3.24日(鸣人婚礼)各级忍者工作安排》,“通过送的礼物来决定谁去参加婚礼,谁来值班……”

  “规矩是人定的。”带土打断道,“你就没想过,让谁来筛查赠礼?鸣人和雏田显然不合适,除了你之外也没几个人了解他们的喜好……上千件礼物你查的过来吗?搞得好说你工作务实,搞不好你就是收礼还挑挑拣拣的官员……”

  “我当然想过。”卡卡西反驳,“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鸣人的朋友都是些木叶的精英忍者,要是都去参加婚礼的话,就没有人值班了……只能出此下策。”卡卡西单手支着脑袋,“带土,你有何高见?”

  “我就不信,鸣人和所有人都是好朋友,作为将来的火影,肯定有想巴结他的人。”带土有些愤愤不平。“比如暗部的忍者,终年不见天日,他们和鸣人交情肯定不深。”

  卡卡西点了点头,“把暗部运作起来?”。

  “没错。五影也一定会到场,他们自然会带些护卫,间接起到保护木叶的作用。风影那个小鬼是鸣人的好朋友吧?循循善诱把意思传达给他,自然会帮到我们。”

  这几个解决办法一出来,给卡卡西提供了新的思路。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眯了眯眼,话语中透露着喜悦:

  “带土,你真是个天才……”

  如果火影是带土来当的话,木叶肯定会发展的不错。不像我,遇到个婚礼就如临大敌一样……

  说完这话没人回应,四周一片安静。卡卡西试探着叫了一声带土,还是没人答应。

  他有些着急,下意识地环绕四周寻找带土,又觉得自己有些荒唐——带土只有声音啊,叫卡卡西怎么找他?

  火影办公室十分空旷,即使有时堆积很多杂物和文件,也能听到微小的回音。卡卡西喜欢声音,喜欢听带土说话,喜欢他们之间每一句话带来的小小回声。这让他有一种“带土活着”的感觉。

  而此刻,这里的回音象征着孤独。


  

评论(6)

热度(51)